首页 > 粮油市场 > 正文
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

发布日期:2019-11-06 18:33:09 来源:四川农业资讯网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3

  第四章 十四岁 诺克萨斯的美景

  晚风徐徐地吹进闺房,将窗帘拂起,空无一人的床,摆放完好的妆台,房间内并无任何异象,一切都像平常一般,泰隆判断是小姐擅自跑出去了,但会跑去哪呢?

  “真是个麻烦丫头。”

  他走出房间,试著寻找卡西奥佩亚的足迹,这对他而言并不是难事。

  「你在这做什麼?」

  「哇阿!!!!」完全没发现泰隆已悄悄地现身在她身边,她被吓得重心不稳往后翻了个跟斗,被泰隆给扶住,才免於摔下屋顶的惨剧。

  卡西奥佩亚吓呆地转过头来望著泰隆,像是早上那种五公分距离的脸对脸四目交接。

  「不是跟你说过了别穿著睡衣乱跑吗?」

  「少罗嗦!你这个跟踪狂!」她慌张地推开泰隆。

  「你快回去睡吧。」他心想,这丫头若不早点睡,自己应该也不用睡了。

  「你少管我!」她嘟著嘴,一屁股坐在屋瓦上,一丁点回去意思都没有。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最专业p>

  「那好吧,我在这里监督你。」泰隆别无它法,又不可能真的把她抓回去,只好挑了一块还算平坦的地方盘坐著,准备来场深夜的持久战。

  「谁怕谁啊!」


  「你难道完全不晓得你在这有多危险吗?」

  「别管我好吗?」

  「啧,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有个万一,我可是会被千刀万剐的。」要是卡西怎麼样了,将军会如何将他凌迟致死,他完全不敢去想。

  「你什麼都不懂!」

  「哦?说来听听啊?什麼原因让克卡奥大小姐在深夜独自一人爬到屋顶上?难道你… 想跟谁私会?」泰隆又用那一贯轻蔑的笑来试探小姐,没想却招致反效果。

  “啪!!”

  卡西奥佩亚甩了他一巴掌,因为毫无防备的关系,泰隆的上半身整个往后倒下而撞到屋瓦。他瞪大了眼,惊讶地摸著自己被打的侧脸,心里想著『一直以为她只是脾气不好了点,没想到真有被她攻击的一天啊!』

  但他不可能还击,只好抬头看著她,却发现她泪眼汪汪地好像想说什麼,却选择咬著下唇生著气。

  「……」他沉默地望著她,也许他真的不了解这位大小姐在想什麼,但那是因为他一点也没有必要去了解,对於她这莫名的举动、莫名的情绪,难道,身为保镳的他有必要承受这麼多的麻烦事麼?


  「抱歉。」她率先打破了静默的僵局,转过身去,望著别处而不语。

  泰隆依然沉默地看著她,因为他完全不明白,这女人的行动逻辑是怎麼回事?

  「泰隆… 请不要生我的气…」她背对著他,细声地说。

  其实,该道歉的应该是他自己吧?因为他总是不经意地用那不正经的态度去捉弄卡西奥佩亚,他小叹了口气,神情无奈地挪起了身子,缓缓走到她身后,说道:

  「美丽的卡西奥佩亚小姐,在下怎麼敢生您的气呢?但也请别任性了,告诉我您独自跑到这来的原因吧。」

  「泰隆…」她擦拭自己眼角的泛出的泪珠,转过身来面对著泰隆,紧闭著唇,思考了好一阵子才开口说:

  「我需要透透气…」

  这个答案似乎让他有点意外,原本还以为她有更重要的原因才冒著危险跑了出来,虽然他又有种”够了喔”的内心呐喊,但北京治疗癫痫病得需要多少钱还是耐著性子听她继续说下去…

  「你知道吗?泰隆,这片星空,是诺克萨斯最美的景色了。」

  他一听完,随即抬头仰望了夜空,的确,他以前从来没有认真地去看过诺克萨斯的夜空,没想到有这麼多的星星,大大小小地组成了壮观的银河。


  「对我而言…这大概是此生能看到的最美景色吧…」她说著,露出了无奈的笑容。

  「父亲禁止我离开这宅邸,他深怕我一走出门去,就会被他的政治敌人给不利了…,父亲总是说,外面的世界非常危险。」她看著下方的街道娓娓道来,无奈著仅仅只是踏出门这个愿望而已,对她而言却是多麼不可能。

  「我不像姊姊一样可以保护自己,所以我… 就像只笼中鸟一样…,从来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面貌!」

  听了她的这些话语,泰隆心有戚戚焉,因为此时此刻的他,不也被困在克卡奥将军的手掌心之中?他虽为将军效命,但刺客公会绝大多数的成员,都不满当初克卡奥将军为了拢络他而派去与泰隆交战的大批刺客,全被他杀死后扔进诺克萨斯护城河里一事。现在的他,也是哪儿都去不了。

  「泰隆… 你去过哪些地方呢?」

  「很多吧,因为哈尔滨最好的癫痫病医院要执行任务。」

  她眼里亮起了闪光,既兴奋又期待地看著泰隆,想知道更多外面世界的一切。

  「那~ 你去过班德尔城吗?」

  「是个充满恶心畜牲的地方。」

  「哇!那你去过皮尔托福吗?」

  「去过一次。」


  「那麼佐恩呢?」

  「肮脏的城市。」

  「佛雷尔卓德?」

  「天寒地冻的地方,我永远不会想再踏进那鬼地方。」

  「我好想去!」

  泰隆皱了眉看著她那闪闪发光的眼神,疑问道:「为什麼?」

  「雪啊,我想看雪!」她开心地说著,并且用幸福的笑容想像著雪的模样。

  泰隆微笑了一下,摸了卡西奥佩亚的头说道:「相信我,那很危险的。」

  「嘻嘻,一定很美的。」尽管那些都只是美好的想像,对她而言已是满足。

  在深夜的克卡奥宅邸屋顶上,两人望著星空有说有笑的,或许是彼此都很像吧,都是被禁锢在笼中的鸟儿,突然寻找到了一个心灵的出口。她不断地说著外面的世界有多麼吸引她,他也微笑著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,尽管都是些血腥且见不得人的事,但不管泰隆说了什麼她也都开心地笑著并听著。

  「呐,泰隆。」

  「恩。」

  「我听说… 你没有父母吗?」


  「…恩。」

  「抱歉,我多嘴了…」

  「不要紧。」

  她紧张地瞄了一眼泰隆,他神情淡定,似乎对於家人这样的话题颇为无感。

  泰隆沉思了半晌,开口说道:「不是没有。」

  语毕,卡西奥佩亚睁著她的大眼灰眸疑惑地盯著他看。

  「是想不起来。」他笑了,却也叹了口气。

  卡西揪著眉,抿著双唇,内心同情著他的遭遇,但却说不出什麼安慰的话。从小就在父亲的保护下长大的她,根本就无法想像以前泰隆过著怎样的生活。也无法想像他是如何在那样的环境下存活下来,她对这样的泰隆,多了一丝的尊敬。

  自泰隆来到杜.克卡奥麾下的一年来,卡西奥佩亚一直以来都觉得他是个既烦人又爱欺负她的保镳,每天一见面就是斗嘴,从来没有好好地关心过他,也没想过要去了解他,她也没想过,这个天天守在她身边的人,原来有这样的过去。

  「把这里当作你的家吧,泰隆。」

  泛红著小脸,她怯怯地说了这句话,紧张地将双手指头交叉低著头。

  泰隆听见了,只笑了笑而没有应答,此时的他想起了一年前,卡西奥佩亚在那一天傍晚,伫立在大庭的灯火下等待著他,并且对他说了那句『欢迎回来』。其实,当时的他之所以停下脚步犹豫了瞬间,正是因为这样的话语,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。也从来没有一个人,对待他如此地真诚、坦然。


  她累了,便轻轻地靠在泰隆的肩上,安静地睡去。

  泰隆看著她的睡脸,晚风轻拂著她墨绿色发丝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是此生没有过的感觉,但他却不愿,也不敢去想,那到底代表著什麼。就好比眼前出现一道未知的门,该将它打开?或忽视?没有人可以告诉他答案,他只能下意识地回避心中那未知的矛盾。

  他甩甩头,让自己回到现实。为了安全著想,他背起她,要送她回房间。

  就在此时,不远处闪起一瞬间的红光,尽管微弱,又只闪那一瞬,泰隆还是警戒性地往那个方向看去。

  一只乌鸦,睛透著红色的光芒,停在对面宅邸的楼顶癫痫病发作时都有什么症状,盯著他瞧,这让他感觉很不安,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,要不是他没携带武器,他早就拿出暗器射杀它了,但此时他也无法多想什麼,只能背著卡西奥佩亚下楼去了。

  「晚安,大小姐。」

  将她安置在床上后,他走出房门,回到了每天驻守的地方,闭上眼沉沉地睡去了。


  第五章 十四岁 悼念

  深夜里,诺克萨斯城堡正殿大堂,夜的黑幕似乎是从外头延伸进来的,豪不客气地占据了所有的空间,唯有壁上残烛闪烁著微弱的灯火摇曳著。

  就当世界沉睡在黑夜之中而一片寂静之时,那大堂的正中央,地板冒出了深紫色的魔阵旋转著,而从那中心点突出了一团黑火,黑火越烧越烈,尔后,一位女子竟从黑火之中从容步出,而那团火焰转化成她的黑色披肩。

  「哎呀呀,我来晚了吗?」她左手捧住自己半边脸,讶异地看著眼前这位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大人物。

  斯维恩拄著拐杖,肩上停了只红眼乌鸦,缓缓地步出黑暗,血红色眼瞳与密不透风的面罩被烛光照亮而现形,他毫无表情地凝视著乐芙兰。

  「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您是不是想说这句呢?」她大胆地将双手环绕在斯维恩的脖子上,用挑逗的语气试探他,传达著暧昧的讯息,这世上能与斯维恩眼对眼超过五秒的人大概也只有她了。

  「别闹,快谈正事。」但是斯维恩显然对她此番举动感到不耐烦。

  「莫急呀。」她识趣地将双手缩回,以右手食指在半空中写下几个咒文,不久后,法杖出现在她的面前,她拿住后往上一挥,两人的头顶上出现了一道光芒,光芒越缩越扁,变成一面透明的频幕,而那频幕中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
  「她是杜克卡奥的小女儿- 卡西奥佩娅。」乐芙兰双手插腰,看著频幕中的女孩诡笑著。

  「哼,原来如此。」斯维恩冷哼了一声,但眉宇间又透出了一丝振奋,与乐芙兰相视而笑,随后频幕上又出现了另一个人影。

  「这毛小子是谁?」

  「泰隆。」

  斯维恩仔细端睨了一下,频幕正放送著他执行任务的种种血腥影像,接著他冷冷笑说:「克卡奥养了只不错的狗嘛。」

  「我最喜欢像他这样的男孩子了。」乐芙兰嘴角勾起阴险的弧度,只差点没放出上次她挑逗泰隆的画面。

  「那就这样吧,你懂怎麼做。」斯维恩漠视了乐芙兰的花痴状态,留下了这句话后,将权杖使力往地板一拄,化作一群乌鸦飞散。

  「还是一样不解风情呢,说走就走,嘻嘻。」她神情惋惜地目送著那群四处飞散的乌鸦,随后将法杖一挥,使半空中的魔法渐渐消失。

  随后,她横坐在法杖上,像魔女般飘浮了起来,穿越了大堂的落地窗,向著外头的黑色夜幕前进。她搭著法杖,在空中欣赏著黑夜中的诺克萨斯,今夜的下弦月,配上阴森的诺式建筑,她感到身心舒畅。

  「真是期待呀,哈哈哈哈哈哈!」她咆啸似地大笑,这笑声回荡在诺克萨斯的街巷,随后与那诡谲的笑声一同渐渐地消失在夜空中。


  「起床啦泰隆!!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~~~~~~~~~~」

  「唔… 」他压著自己的额头,紧皱眉头抵赖著睡意,如往常一般,坐在小姐的房门口打盹,不过今天的他感到特别的疲倦。

  「父亲说我们今儿要一块出门呢!」卡西奥佩娅兴冲冲地说道。

  「什麼…?」他好不容易瞥开了右眼,用疲倦的神情看著她。

  卡西见他还不太清醒,便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猛力地来回摇晃并大声地对著泰隆喊道:

「我!说!今!天!要!跟!父!亲!一!块!出!门!你!快!醒!来!懒!惰!鬼!」字字铿锵有力只怕他听不清楚。

  泰隆被摇到头昏脑胀地说:「是是是!别摇了啊大小姐!」

  「哼,还不给我起来!」她双手环胸,嘟著嘴说。

  泰隆慵懒地站起身来,顺便伸了懒腰,把被她摇落的帽沿拉回原位,语气略带无奈地说:「天下红雨了吗?」

  「快!」她笑嘻嘻地。

  ”你知道你害我昨晚几乎没睡吗?”他原想讽她这一句,但见著她开心飞天的模样,就不忍心说出口了。


  「那我去著装了。」

  半晌后,克卡奥将军、卡特琳娜、卡西奥佩娅与泰隆,进入了停在克卡奥宅邸前的高级马车厢,没有带任何的侍从与守卫,就四个人出发。

  泰隆心中虽有著重重的疑问,但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出口,他心想到底是什麼原因让将军愿意带著卡西奥佩娅出门?而卡特琳娜也跟著?也没有带著随行侍卫?太神秘了!

  卡西奥佩娅兴奋地趴在车窗上欣赏著外头的景色,像只好奇的小猫左顾右盼地,而卡特琳娜霸气地把脚翘得高高地打瞌睡,而坐在前座的将军,一言不发地看著前方的道路,令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。

  车驾驶出了诺克萨斯城门,守卫一见是克卡奥将军的马车,主动地升起城门,恭敬地送他们一行人出去。

  “出城?这到底是要去哪?”泰隆百思不解。

  约莫一个时辰后,将军示意马夫在一座森林前停下,一行人下了车后由将军领著头,进入了森林的入口。这座森林与诺克萨斯有一段距离,显然没有受到巫术与护城河毒液的污染,森林中的土壤与树木散出卡西奥佩娅从没感受过的清净之气,这让她非常开心,睁著大眼扫视著眼前的一切。

  一行人走著走著,眼前出现了一片撒著白色细砂的空地,空地上竖立著一道十字墓碑,此时泰隆的心中已有答案。


  克卡奥将军脱下帽子,单膝跪地,从大衣中拿出了一朵鲜花,放在墓碑前面,随后转头对著两位小姐说道:「快来向母亲行个礼。」

  两位小姐走到墓碑前面,跟著父亲一起闭著眼,安静地行了礼。

  克卡奥打开了胸前的怀表,怀表之中的照片显然是他的亡妻,他凝视著泛黄的照片而陷入沉思。

  「母亲,虽然卡西从没见过您,但希望您在天堂过得好。」卡西奥佩娅双手合十缓缓地说。

  「母亲,卡特发誓为您报仇。」卡特琳娜阖著眼说道。

  一旁的泰隆,静静地看著他们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家人这麼感性的模样,对他印象中的冷血克卡奥家族有了不同的观感。

  稀微的阳光洒进森林之中,照亮了雪白的细沙,看起来像是克卡奥亡妻的灵魂在回应著家人似的,但悼念的时间没有太久,一行人就与之道别了。

(未完待续)
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